业绩预亏、高管涉刑、公司被查 律师谈广州浪奇暴雷下的法律责任

受损股民可至新浪股民维权平台登记该公司维权:http://wq.finance.sina.com.cn/

关注@新浪证券、微信关注新浪券商基金、百度搜索新浪股民维权、访问新浪财经客户端、新浪财经首页都能找到我们!

1月31日,广州浪奇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预亏24.6亿元–35.6亿元”、“利润同比下降4109%-5902%”,面对如此大幅度的降幅,广州浪奇再度被推到聚光灯下,公司股价不出意外的收获2个“跌停”。(广州浪奇维权入口)

从2020年至现在,是广州浪奇的“黑洞”扩大史:债务预期、存货失踪、诉讼纠纷、股权冻结,除此外,警示函、监管函、问询函、立案调查,广州浪奇一个不落。

这家成立了62年,上市27年的老牌企业,是否就要止步于此?

暴雷后续:卖地也无法弥补的业绩巨损

1月31日,公司预计亏损24.6亿元至35.6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0.61亿元,同比下降4109%至590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41.05亿元至52.05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0.11亿元,同比下降36892%至46715%,为公司上市以来的最差业绩。

此外,公司称,预计2020年期末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约为-12.5亿元至-19.5亿元,在“退市新规”下,公司股票交易存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1月,广州浪奇突增一笔巨额“拆迁款”,金额高达22.47亿元。广州浪奇称,预计将在2020年度将土地补偿款项及提前交地奖励款扣除相关费用后的净额确认为资产处置收益。经公司财务初步测算,本次交易预计公司能够实现税前收益约22.47 亿元,将对公司当期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然而即使加上这笔22.47亿的巨额土地收储收益,也无法弥补公司的业绩亏损。广州浪奇解释,业绩下降的原因主要由于:

一是公司主动有序退出原先低效益、收入占比较高的大宗贸易业务,因而本期大宗贸易业务营业收入有较大幅度的下降,除贸易业务外的其他板块营业收入较2019年大致持平。

二是公司及子公司计提信用减值损失约50亿元。公司预计大量贸易业务与刑事犯罪案件有关,相关应收款项收回与预付货款交货的可能性较低。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对存在业务风险的大宗贸易业务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约32亿元,对存在业务风险的大宗贸易业务预付货款计提坏账准备约18亿元。

三是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11.6亿元,包括对相关第三方仓库相关存货转入待处理财产损益并计提减值准备8.98亿元、对参股25%的江苏琦衡农化科技有限公司的持有待售资产冲减预收股权转让款后计提减值准备1.39亿元。

暴雷之源:不断扩大的存货“黑洞”

广州浪奇成立于1959年,是华南地区最早的洗涤用品生产企业。旗下以“浪奇”为核心品牌。1993年,公司成为成为广州首批上市公司之一。2020年9月,广州浪奇的“存货失踪案”首次被曝光,随即往后,广州浪奇就陷入了“多事之秋”。

2020年9月27日,公司披露公告称,存放在瑞丽仓与辉丰仓里合计5.72亿元存货不翼而飞。同年10月30日,公司自查发现,涉事仓库数量由2个增至6个,同时账实不符存货也由5.72亿元增至8.67亿元。

随后11月9日,公司再度公告接到证监会警示函。据披露,广州浪奇早在2020年3月、8月、9月就出现部分商业承兑汇票、应付保理款逾期的情形,截至9月24日,债务逾期合计10笔,金额3.95亿元。然而直到9月25日,广州浪奇才披露债务逾期情况。

11月17日,广州浪奇再度自爆财务“黑洞”。公司称,截至2020年11月17日,公司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合计7.04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6.88%。

12月25日,广州浪奇又发布公告称,存货“黑洞”又一次扩大,达到8.98亿元。

暴雷背后:多名核心高管涉嫌刑事犯罪

在广州浪奇一环套一环的问题中,有一环与“公司高管”有关。

自2020年9月29日起,广州浪奇已有多位公司高管被移送公安机关。广州浪奇四川库区出事存货相关仓储公司实控人姚之琦被移送公安立案侦查;广州浪奇前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涉嫌职务违法,已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广州浪奇中层管理人员邓煜、黄健彬等人涉嫌挪用资金罪,被广州市公安局南沙区分局立案侦查。

辽宁同城律师事务所李鸿杰律师表示,立案侦查和立案调查是从查办案件的负责部门的角度来说的,针对广州浪奇涉及的存货风险、应收预付等债权债务问题,公司相关人员涉嫌刑事犯罪及违法违纪有关事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对不同类型涉嫌刑事犯罪的管辖规定,目前由监察机关和公安机关分别介入,监察机关负责对公司前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涉嫌职务违法案件立案调查,公安机关负责邓煜、黄健彬等人涉嫌挪用资金案立案侦查。

值得注意的是,广州浪奇前高管王志刚除了董事会秘书外,还兼任广州浪奇旗下多家公司董事长,其中“存货失踪案”的主角之一广东奇化化工交易中心股份,此前便是由其担任董事长。

至此,广州浪奇上届董事长、副董事长及董秘接连被查。此外,2020年11月、12月间,广州浪奇及公司董事长赵璧秋、总经理钟炼军、董秘谭晓鹏、财务总监李艳媚先后收到广东证监局警示函和深交所监管函,公司被指未及时充分披露重大债务逾期违约、相关存货涉及风险情况,20多亿元巨额土地收储事项会计处理前后信披不一误导投资者等问题,四名高管未能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

律师:若高管犯罪股民可追责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广州浪奇表示,公司贸易业务涉及相关人员涉嫌内外勾结、恶意侵占国有上市公司资产的犯罪行为,目前监察机关、公安机关、证券监管部门等相关部门都在进行调查,目前公司还未得知具体结论。后续公司将根据有关部门的调查进展情况,依法依规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那么,广州浪奇是否为受害者?公司是否可以向相关人员索赔?公司背后的3.7万股民又应该向谁索赔?

李鸿杰律师认为,“公司相关人员内外勾结损害公司利益的,公司本身属于受害人。最高院司法解释规定,实际控制人操纵上市公司违反证券法律规定,以上市公司名义虚假陈述并给投资人造成损失的,上市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实际控制人追偿。对于公司受到的损失,相关人员在构成犯罪的情况下,有刑事追赃和返还公司财物的途径。

目前广州浪奇多位高管涉嫌刑事犯罪,如最终经查证属实,将移交检查机关起诉和法院判决。广州浪奇公司被证监会调查,如违法违规事实成立,将面临证监会行政处罚。这两种处罚分别是刑事和行政处罚,性质不同,结果不同。

广州浪奇的相关高管人员,无论最终由证监会调查认定,或者是人民法院判定认定,其对上市公司虚假陈述负有责任,就需要对投资人造成的损失与上市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股民维权来看,若后续广州浪奇被行政处罚,对于股民因公司虚假陈述造成的投资损失,投资人可以同时向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员追责。”

(本文观点提供律师:辽宁同城律师事务所李鸿杰律师,不代表新浪财经观点。李鸿杰律师,具有法学和管理学专业背景,法律硕士学位,从事专职律师工作15年,擅长公司法律事务、商事合同纠纷处理、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类案件的批量解决等)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