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机会大幅减少 疫情催生留学生“实习焦虑”

[环球时报驻英国、德国特约记者 纪双城 青木]在学生时期,如果没有实习经历,会让不少人感觉“低人一等”。近段时间,“实习买卖”的话题在网上引发热议——通常来说,学生参加实习都为有偿或无偿,但大家为了能让履历好看,争相去知名企业或单位争取实习机会,这种“实习焦虑”也催生一些企业“卖实习证书”,要学生反过来花钱才能参加实习。实际上在国外,买卖实习也一直是令学生和学校头疼的灰色地带,一些国家也出台法律来遏制类似不良行为。

提前接受社会历练

作为眼下最受中国留学生青睐的海外留学目的地,英国近些年一直在强调,不仅可以为来英学生提供教研,还可以创造实习和就业机会,让一些有心在英国增加社会历练的留学生不虚此行。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多数留英学生并没有选择在当地寻找实习或工作机会,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实习焦虑”的问题,而是与当地社会的接触仍然非常有限。不过,伴随英国政府今年起落实毕业生新的实习及工作安排,这样的局面或许会出现改变。

欧洲各国大学一般要求学生进行至少3个月、最长12个月的实习。而作为留学生,获得欧洲大学文凭后,一些国家还可以申请一年左右的“找工作签证”。这段时间,留学生也可以到公司实习,直到找到工作为止。据德国、法国等国的调查显示,大学生实习最青睐国际知名企业,比如在德国,最受欢迎的实习企业是宝马、戴姆勒、奥迪等车企,还有SAP、英飞凌等IT公司,以及拜耳、贝恩咨询、阿迪达斯、谷歌德国等著名企业。在法国,飞利浦、欧莱雅、雀巢、空客等企业最受欢迎。

疫情加剧焦虑

就读市场学硕士课程的崔同学在诺丁汉大学的学业大约过半。和很多中国留学生一样,他之前一直在内地读书,并没有工作经验。但崔同学很想在这个老百姓家喻户晓的罗宾汉传奇的故乡,找一份实习工作,这也是他起初来英时计划的一部分。但一场新冠疫情将当地的市场打压地一度悄无声息,自己申请实习的邮件没有一封得到积极的回复。“让我等明年再试试,是一些企业的回复”,崔同学沮丧地说,他没打算再在英国逗留一年。所以,在英国实习的计划基本上是泡汤了。当被《环球时报》记者问到是否会感到有些焦虑,认为自己没有在海外工作的经验,会令今后发展缺少一些人生筹码时,崔同学说,焦虑谈不上,但沮丧是有的,也无可奈何。

记者就此问题询问在伦敦从事公共咨询服务的夏洛特。她认为,无论有没有疫情,中国留学生在英国申请实习的人数比例都是比较低的。“最积极的是当地学生,其次是欧盟国家的,另外日韩留学生也很多。”夏洛特说,在伦敦,她留意到中国学生很喜欢去中资背景的企业或民间机构实习、求职。但事实上,社会很多行业都需要新鲜血液。她举例说,有些当地制造商,其实在疫情期间就很需要一些基础岗位的助理人员,但中国留学生不了解行情,没有接触的机会,所以也就错过了。

“与上一年相比,今年德国及欧洲其他国家的实习人数总体上减少一半以上。”求职网站Glassdoor德国公司负责人阿尔特曼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一些大企业如奥迪、保时捷等仍有实习位置,但总体“僧多粥少”,竞争尤为激烈。记者采访中也发现,许多企业在疫情以来提供的实习职位没有工资。尽管如此,大学生仍趋之若鹜。

就读于瑞士伯尔尼大学的林同学目前在瑞士一家知名医疗公司实习。她告诉记者,按照往年她的职位每月可以获得上千瑞士法郎的收入。但因为疫情,她这次没有收入。尽管如此,她仍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因为周边大多数学生没有获得实习位置,更别说国际知名企业了。凭借这一实习经历,她就可以优先进入这家公司工作,或成为应聘其他知名企业的优势条件。

在法国巴黎大学就读的张同学则对记者表示,自己目前在法国一家IT企业线上实习。6个月的实习里,他只在第一天到办公室领取员工ID、笔记本电脑和耳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都在学生宿舍办公,完成公司的任务。不过,他也会每隔一两天在网上与上司交流,参加线上会议等。张同学每月还可获得800欧元的收入。

对于大多数留学生来说,因为没有实习机会,处于“实习焦虑”中。目前在西班牙马德里一所大学就读的丁同学对记者说,自己学的是经济类,很需要实习,但写了申请了几十个实习职位都“石沉大海”。他直言,若可以有偿获得实习机会,他也愿意做。

买卖实习经验风险大

由于实习经历的重要性,欧洲也出现地下灰色的实习买卖产业链。德国RTL电视台就曾暗访,欧洲有一些职业中介机构通过伪造学生资料、打通大企业内部关系,给学生获得职位,并收取上千欧元介绍费。

“这在欧洲国家也是一个灰色地带,并不是常见的。”柏林人力资源经理斯特奥德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如果职业中介机构没有伪造资料,而是通过推荐等正常渠道帮学生获得实习机会,并在双方合同下收入费用,并不会被法律追究。但如果中介机构伪造资料,贿赂大企业员工,收费过高等,就可能被判欺诈等罪行。

斯特奥德特指出,一般大企业都有非常完善的防范措施,警惕学生“买实习经验”的行为。比如,会通过大学系统查学生的真实信息等。德国对职业中介机构也有严格认证。不管是大企业人事部门还是职业中介机构被查处此类事情,都会是丑闻,会影响公司声誉。“总体来说,欧洲大企业多,往年学生机会也多。而且,许多大企业在国外有分公司,尤其是中国,也有许多实习机会。”他说,疫情后,欧洲实习状况会逐渐恢复正常。

根据英国政府的安排。自2021年夏天起,作为新“毕业生工作签证(PSW)举措”的一部分,在英国高校获得博士学位的国际学生,毕业后在英国居住和工作的时间从原先的两年延长至三年。在这项新政策推出之前的5年,由于英国政府一度废除了PSW签证制度,导致一些在英中国留学生感到寻求实习机会难度很大,而这也在当地的一些行业中出现了“交钱来实习”的情况。一些不法商人利用部分留英学生初来乍到的处境,谎称只有支付200到400英镑的“注册费”,才能在英国找到就业机会。当一些交了钱的学生到了实习机构才知道,收钱的人只是帮他们发了几封简单的邮件,让接待方安排一些可有可无的岗位而已。

在英国现行法律中,在英国的留学生每周可以工作20小时,长期的实习也应被支付报酬,不会要求申请者缴纳任何费用。但同时,企业也不希望看到来实习的学生只是来混一个工作经验,在履历上加一行字。多数企业会用对待初入行的正式职员一样对待实习生,这样的好处是企业可以平等对待多有员工,而实习生也能够体会到在社会上立足的不易。

疫情中一些企业在实习区域装上隔板,并要求保持社交距离。即便如此,提供实习机会的单位仍大大减少。

编辑:尹菲 实习编辑:韩欣惠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